中国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“孝”文化。无论是孔子的“夫孝,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,人之行也”,还是孙中山的“讲伦理道德,国家才能长治久安。孝是无所不适的道德,不能没有孝”,虽然历史沧桑里几经社会转型、文化变迁,但对孝的强调和尊崇却始终如一。因为孝作为最基本的伦理道德,它既是人自幼就有的一种朴素感情,也是调整家庭关系的重要规范,特别是中国“家国一体”的结构模式,更是赋予其独有的政治文化作用。目前,由于老龄化社会的快速到来,而城乡社会公共福利事业不够完善,依靠子女赡养的传统家庭养老模式在我国尤其是农村还将长期存在,这就凸显了“孝”的当代和谐价值,而由此,商南孝歌的地域流行与传唱,也获得了语境生成的别样文化魅力和研究意义。


2016年12月4日至13日,中国音乐学院12名师生(博士生)、西安音乐学院5名老师和湖北文理学院12名师生,组成“一方水土一方乐:汉水流域民间音乐考察”团,自湖北襄阳出发,沿汉水逆流而上,考察了汉水中游湖北襄阳、十堰与上游陕西安康、汉中七个市县共14个民间音乐品种。汉水流域地处黄河与长江两大水系的过渡地带,具有明显的荆楚文化与汉文化的交融性特征。通过这次短期考察,已经感觉到这是一个水域音乐文化研究的富矿,一个丰富的民间音乐存储区域,一个尚待开发的研究对象。

商南孝歌按照适用对象,大体可分“阴”、“阳”两类。

10天考察,时间很短,既不可能完整欣赏一个长大的曲目,也无法触入每一位民间艺术家的生命深处。用浮光掠影、蜓蜻点水形容我们整个考察,一点也不为过。但就是这样走走、听听、看看,我被感动、被感染、被击中的时间仍然很多,很多,襄河道坠子郝桂萍、竹山孝歌田有群、镇巴刘光朗等,不仅精彩的表演令我难以忘却,而且他们的艺术温度,让我感慨良多,不能自已。现略记二三事,以舒胸意。

一、商南阳类孝歌

陕南一带老人去世后,一般要通过洗尸、停尸、入棺、闭棺和出殡几道程序。过去一般为3天,现在多为一天一夜。从守灵一开始,哭丧歌丧礼仪式中少不的演唱形式。在守灵期间,丧家为了悼念亡灵,慰藉人心,便会请歌手来唱孝歌,也有歌手不请自来的。歌手大多是业余性质的,他们会唱多种孝歌,有的还能即兴创作,针对死者的年龄,性别和家庭情况来虽。有一个人唱的,有对唱的,也有一人领唱,众人续唱或合唱的。哭丧歌伴奏的乐器是鼓和锣,或边敲边唱,或唱一段再敲一定的套数,如《三点水》》《麻雀闹阵》。停尸的当天。室内灵堂已安排就绪,室外庭院点燃香、烛和火纸,燃放鞭炮。歌手的开场锣鼓是叙述灵堂摆设和孝男孝女的“孝道”,守灵的子女不禁失声哭泣。在守灵期间,孝男孝女要出门接待前来吊孝的亲友乡邻,陪祭的人一进灵堂,歌手便引唱孝歌。亲家有亲家的孝歌,朋友有朋友的孝歌,如有一段亲家的孝歌是:“亲家犹如一只蚕,一生勤奋又节俭,为儿为女吃尽了苦,才积得这份薄家产,只说你长寿享清福,谁知你早早离人间,你有一双好儿女,也能含笑在九泉。”天晚了,灵堂内外灯火通明。丧家招待歌手和前来悼念的亲友。饭后不久,歌手继续虽哭丧歌,如《十二月想爹娘》《送亡灵归西》。亲友也有唱劝人孝敬老人的孝歌,如《二十四孝》《十二大贤》等。到了半夜,由领头人按顺时针方向绕灵柩一周,孝子捧香在后,名曰“转香”。在歌手间歇的时候,丧家以茶点招待歌手,并用糖水润喉

1.说不完的郝桂萍

阳类孝歌是指教导日常生活中的人们如何谨奉“孝廉之道”的,它也称“劝孝歌”。若查阅雷家炳的《山魂水韵商南民歌选》,其记载的阳类孝歌共计《二十四孝歌》、《古人大孝歌》、《十月怀胎报母恩》、《老母劝儿经》、《十二月孝子还母恩》、《劝孝歌》、《百孝歌》、《反孝歌》、《大劝孝歌》9首,都有着分行、基本押韵的形式,可不分时间和场合,随时随地歌唱。

< 1 > < 2 >

去年举办“第四届全国区域音乐学术研讨会”时,郝桂萍给我留下的印象,就是郝老师是一位你不得不尊敬的艺术家——只因为她不用唱、不用演,就已经透出的浓郁的艺术家气质。因此,会后还特别建议湖北文理学院能有老师,对郝老师做深入的艺术生命史研究。考察第一天,再听郝老师的表演后,其冲击与激动,不减去年,所以在考察日记(《逃离雾霾,拥抱田野》)中,专提及了郝老师的表演,这里还想再补充一点郝老师的即兴与达观。

解读商南阳类孝歌的思想意蕴,浓郁的孝亲情怀是昂扬的主题基调。“自古圣贤把道传,孝道成为百行源”,“人生在世几十年,谁道忠孝难两全,孝是根本忠为果,无孝哪来忠与贤”,劝孝歌常开门见山、直截了当地指出天地之间“孝”的人伦地位,劝人须当以孝为本、行孝尽义,报答父母生养之恩,不做“罪滔天”的忤逆不孝之子。此后,劝孝歌大多以一唱三叹、浓郁真挚的抒情笔调,叙述从怀胎到成人漫长生命过程中父母养育的艰难困苦,或如生育“十月怀胎娘遭难,娘命如到鬼门关”,或如哺育“把屎把尿勤洗换,娘睡湿处儿睡干”,或如生病“倘若疾病请医看,情愿替儿把病担”,或如学步“学走恐怕跌岩坎,常防水边与火边”,或如上学“倘若逃学不发奋,先生打儿娘心酸”,或如婚姻“十七八岁订亲眷,件件礼物要周全”,或如远游“倘若出门娘挂念,梦魂都在儿身边”,它们都是人生不可或缺的成长历程,同时也饱含着父母的心血汗水,凝聚着无微不至的关爱。如果从叙事艺术看,《十月怀胎报母恩》、《老母劝儿经》、《十二月孝子还母恩》的抒情主人公都设置为母亲形象,而无论是生命化育的自然母亲,还是社会性别的文化母亲,都给予我们特别的女性独有的温馨柔情,那不无唠叨的反复句式平添了几多的亲切,也许还唤醒了沉睡多年的来自逝去岁月的原乡记忆。

太阳集团2138网站 ,12月4日,三校考察组成员“会师”襄阳当晚,除湖北文理学院副校长致欢迎辞、乔老师讲考察的背景与意义并赠“汉水音乐研究中心”题字外,郝老师与琴师徐老师的两段襄河道坠子表演是重头戏。第一段是即兴表演,第二段是传统曲目《海瑞》选段。传统曲目是展现表演功夫的,即兴表演则是考验反应能力、与琴师的默契度,尤其是即兴所编内容的合理性、思想性以及语词的巧妙、押韵等。即兴表演能力,就是一个优秀演员的试金石。

商南阳类孝歌倾诉父母的养育之恩,目的在于激发子女的孝心,引导其如何孝顺父母。分析不同版本的《劝孝歌》,它们都以日常生活的假定情景,叙述了合乎礼仪人心的种种孝行,无论是“每日清晨来相问,冷热好歹问一番”,还是“呼唤应声不敢慢,诚心敬意面带欢”;无论是“父母吃穿靠子办,切记莫惜银和钱”,还是“时时体贴爹娘意,莫教爹娘心挂牵”,充溢其间的是家庭日常生活细节,而正是这些习焉不察的言行,却在娓娓叙述里起到了耐人寻味的警醒。古语云: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在。劝孝歌一方面以阴阳相隔来表达及时行孝的紧迫,“若待父母去世后,想着尽孝难上难。虽有猪羊灵前供,爹娘何曾到嘴边”;“赶紧孝来光阴快,亲由我孝寿由天。生前能孝方为孝,死后尽孝徒枉然。”另一方面,又以地狱惩戒来反面教导不孝的结局,所谓“逆子逆妇狼心胆,天地不容人憎慊”,“天律逃脱阴律现,油锅煎熬下刀山”。这里,无论是孝行的正面教育,还是非孝的反面训诫,都以具体入微的示例引导着民众的日常行为。

我看过很多民歌手即兴编唱,所谓见甚唱甚,但那种即兴相对而言有一定套路,比如编人物,都像某某某,尤其是外貌描述符合“口头诗学”的“片语”原理。但当晚的即兴,除过常见的欢迎某某某的常见套路之后,她点出了当下非遗项目需要政府、学者与艺人共同努力,才能发展更好的深刻的思考。我不知道郝老师在这么短时间之内,是如何边唱边组织这样一篇逻辑清晰,唱词押韵的即兴表演,而我们读了这么多书,为什么就编不出一句语词押韵、内容完整、结构合理的小段?我们的教育错在哪里了?或者说,是什么缺失,才导致学校教不出即兴能力。

商南阳类孝歌在劝导中大量引用了中国古代《孝经》的原则与典故,来确定人们的礼仪规范。无论是“父母有命不可违,无命不可自当权”,还是“打你骂你莫强辩,子孝自然父心宽”,不可否认其间流荡着“父为子纲”的封建残影。特别是《二十四孝歌》,从虞舜、汉文帝、曾参一路唱到庾黔娄、朱寿昌、黄庭坚,那“埋儿奉母”、“卧冰求鲤”、“尝粪忧心”,在今天读来似乎不合民主并有违人性,但这是一个站在当代立场的文化审视的问题,因为漫长的文明进程,既会积淀丰厚的精神财富,也会留下沉重的精神负担。无论财富还是负担,问题在于如何恰当地给历史文化进行遗留定位。在目前新儒学复兴的语境里,只要我们能不断进行现代性的反思,那么即便如《二十四孝歌》,也会发现其合理的伦理内核,彰显孝亲的文化价值。

2.说不清的孝歌唱家田有群

二、商南阴类孝歌

原定计划中没有竹山考察孝歌的计划,但在吕家河民歌村考察时,熊杰临时接到孝歌优秀唱家田有群的电话,告诉我们当晚在竹山县他有一场孝歌仪式,我们当即决定,晚上赶赴竹山现场考察孝歌。

商南孝歌的另一类“阴歌”,亦称“挽歌”、“哀歌”、“转鼓歌”、“待尸歌”。这是一种特定的祭奠亡人的仪式歌,其渊源最早可追溯至商周时代,那时就有祭奠死者以歌咏志的记载,而庄子为悼念亡妻“鼓盆而歌”,则更是广泛流传。挽歌与道士“作斋”一样,是禁忌在其它时间和地点随便唱出的歌曲。

我们一小组人跟着田有群,六点多赶到事主家,未进小区即已听到唢呐声,循声而行,很快就到了现场。灵堂设在小区地面车库内,面积大,人多,院子道路一旁是电影播放,一旁是唢呐班吹奏。车库内除灵堂之外,还有道士诵经布置的道场,另有若干麻将桌,供守夜人消磨时间。

商南的丧葬风俗,老人亡故后一般要装棺停放两三天,有的长达五至七天,以便远出的子女和亲友都能赶到吊唁。在此期间,四乡邻里都要轮流到灵堂“坐夜”、守灵;同时请来“歌师傅”唱孝歌、“打待尸”来追悼亡灵、寄托哀思与烘托气氛。通常要请来一至三个锣鼓班子,请来的歌师也称“歌把式”,享受“八仙”同等待遇,一日三餐设专宴,半夜有加夜餐,除每人一头白孝巾外,每件乐器还配有三尺红布巾。在唱孝歌期间,除特定仪式外,四乡八码头会唱歌的“歌郎”都会被邀请或自动上场来演唱,各显其能,相互攀比,很是热闹,为群众性的民歌演唱提供了很好的舞台和机会。

从晚六点多到八点多,先后有道士诵经、唢呐班吹打、晚餐、道士再诵经等程序。

商南唱孝歌有其俗成的仪式套路。一是从傍晚开始,首先进行“开路”,即祭祀亡魂开奠仪式。其主要内容是唱述人类起源历史发展过程、孝歌产生渊源来由、“接神”、“安魂”以及奉承、安慰孝家等情节。在路口鸣放鞭炮后,敲响三通锣鼓,接着就由歌师高声念诵开路词,一般要从道经经典、盘古开天、人类出现、先古繁衍发展、三皇五帝治乾坤唱到各朝代兴衰交替全过程等等。孝子跟随歌师将火纸一张张接连烧起,经过道场一直烧到堂前。二是进到堂前就唱“开五方”、“引路”、“五重门”和“进门吊”等。“进门吊”内容十分广多,主要是追悼、吊唁亡人,奉承、安慰、祝福孝子和孝家。三是到半夜时分,唱“奉亡十杯酒”和“游十殿”,这是孝歌的重心和中心。四是后半夜为了消磨时间,驱除睡意,歌师们开始唱提诗、提花名、提谜、提古人等盘根歌。盘根歌内容十分广泛,或天文、或地理、或历史、或事件、或人物、或山水、或花鸟,歌师们相互盘问,有问有答,趣味性很强,也有一定的知识性,充分显示出劳动人民的智慧。间或唱“奉师歌”(也叫“赞歌”),或唱“翻田埂”(也叫“比歌”),这是相互攀比、嘲讽、骂笑的戏谑歌,诙谐、滑稽、幽默、深刻,是双方歌手知识、智慧的较量。此外还唱一些劝世歌、山歌、历史歌、花鼓、小调等杂歌,唱整板折子戏歌,例如“十里亭”、“孟姜女”、“祝英台”、“山伯访友”、“尤三姐拜寿”、“黄氏女对金刚”、“朱氏割肝”、“猫鼠记”、“大娘补缸”、“杨广下棋”、“韩信问卦”、“困边廷”等等,谓之三天不唱重歌。此间,会唱歌者可自动或应邀上场,轮流演唱,热闹非凡。五是临五更头时要唱“闹五更”,天亮时要唱“还阳歌”,在停丧的最后一晚的天亮时,唱罢还阳后再唱“送神”即告结束。在唱到特定仪式内容时,皆安排有给亡人焚香、烧纸、碘酒、倒茶以及哭灵等情节。

20:40,田有群与他的搭档何昌兵开始绕棺唱孝歌。田有群肩挎小战鼓在前,何昌兵手提大锣在后,二位以灵堂供桌与棺木为中心,沿逆时针方向(次日晨,还阳后顺时针方向),慢速渡步绕棺,一人一段,边唱边转。

阴类孝歌里的仪式歌,分“开路”、“开五方”、“引路”、“进门吊”、“游十殿”、“闹五更”、“还阳”、“送神”八步程序,都是根据“阴阳学说”来叙述亡人去到阴间的各个途径与情形,自始至终贯穿了“善恶报应”的思想。“王法逃脱天地显,雷击火烧或水淹;天律逃脱阴律现,油锅煎熬上刀山;割心抽肠剜双眼,罪满转生六畜变,不信专把天雷看,单击奸妇忤逆男。”它采取阴阳轮世说,劝诫人们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以去其幻妄之烦惑,达祛邪存诚、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之助。阴类孝歌中尽管有些唱词带有一些封建迷信色彩,但它却反映了特定历史时代、特定地理范围内的民俗民情,是研究祖国的神话传说和传统风俗、民情的“活化石”,具有不可估量的文化价值。

23:42,绕棺唱孝歌仪式结束,整三个小时,田有群演唱11次,何昌兵演唱10次,每人每次演唱时间大概六至八分钟左右,中间的锣鼓过渡一两分钟,正好转一圈。据乔老师现场计算,每一段大概有八十多句唱词。当晚除过“入场歌”、“十月怀胎”、“嘉靖年回河南”是传统固定唱段外,其余均为即兴编唱。

三、商南孝歌的文化审美意蕴

5分钟后,二人坐于灵堂一侧再唱哭亡灵(主要内容为十奠酒),孝子跪于灵堂前持续烧纸并有一位孝子配合奠酒。按正常速度,哭亡灵演唱时间约一小时多,一般都是凌晨一点多结束。因为太冷,好多同学已经坚持不住,田有群特意加快速度并省略了部分内容,于0:24结束整晚孝歌的前半夜演唱。夜宵之后,另外两个孝歌唱家,将继续演唱至次日晨八点左右,并以还阳歌结束全部孝歌仪式。

综观商南孝歌,无论是阴歌还是阳歌,都属于“原生态文化”。一是自然性和自发性。这是原生态最重要的特质,指其以本真的状态存在,未经人为加工,强调的是与自然的融合和协调,其演化是一个自发的过程,没有外部力量的干涉,自由自在是它最基本的审美风格。如在唱孝歌期间,除特定仪式外,四乡八码头的“歌郎”都会被邀请或主动上场来演唱。二是民间性。原生态产生于民间、生存于民间,是大众生活的直接反映,是活在民间的古老文化。商南孝歌大都散存于诸野,口头传唱,直到2007年初雷家炳先生通过抢救、收集、整理成书。据说,柳家湾有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农,虽然从小放牛不识字,又是文盲又不善口述,但却有一肚子的民歌,能通过歌场演唱圆满地表达出来,成为远近闻名的孝歌手。三是地域性。“每种原生态文化都有各自个性化的生长空间,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。”商南孝歌以《四季歌》为基本曲调,各地唱腔、滑音多有发挥,而且在整理成书以前呈“边缘化的口头文本形式生存于乡村山野,加上方言操作,靠长辈和爱好者保存和流传,只在有限的地域范围内传承”。

当晚田有群唱孝歌的过程中,现场的亲朋好友有一二百人,天气很冷,只有两三个盆火,脚冷难捱,但现场围听孝歌的人很多,不时有人小声评价田有群唱得多么多么好,而且在田有群演唱“十月怀胎”段落时,其音调如泣如诉、唱词入情入理、一些哭腔段落勾人心魄,我听得也是悲从心起,一位坐我侧旁的老年妇女则在七八分钟的演唱过程中掩面而泣。

商南孝歌千词一曲,百听不厌,富有音乐美。其歌词大都为“七句段式”,与山歌的词段形式相同,每首分前后两节,三句起头,四句落尾。超过七句的歌曲,歌头仍然全部都是三句式,后面也可以是四、六、八句或更多,例如“人在世上有何好,说是死了就死了,儿孙子女一边抛。亲戚朋友都不理,万贯家财也不要,独白驾鹤西天去,断了阳间路一条。”商南孝歌曲调婉转悠扬,在苍凉、高亢、深沉中又加带了几分悲痛、伤痛与哀愁,让人听到情深处,不禁热泪双流。商南孝歌的腔调,是当地人们特定精神形态提炼的结晶,符合乡土地域的审美需求。

我此前只是在去年区域音乐学术研讨会期间,听田有群在舞台上唱了一次孝歌,当时的感觉仅仅是“唱得很有味道”。当晚在现场完整看他们的仪式表演,才明白即兴是孝歌最重要的能力。田有群介绍,有时候,他们只有两个人,前半夜唱完,后半夜还得唱,如此计算,他们一晚上大约需要现场编词四五千句,这是惊人的创造力,这种能力的基础何在?这种能力如何训练?我现在还说不清,还需要进一步研究。田有群被当地人赞许,首要的一点就是现场编词的幽默诙谐与合情入理,当然,让我更加意外的是他的哭腔之丰富与感人,在现场简值就是催泪弹。

商南孝歌具有“中和之美”的诗性风格。它不仅充满儒家的“仁爱”思想,而且还贯注着道家“静虚”、“淡远”的追求,无论是父母养育艰辛的款款叙说,还是子女如何行孝的谆谆教诲,在说理与抒情的穿梭中,在人生岁月的频频回首中,总是以哀而不伤、怨而不怒的情愫,以“健康向善的人性力量来教化、陶冶人的性情,感动人的心灵”。

田有群当晚一点多吃完夜宵,用摩托车带着他夫人,返回一百多里之外的老家,次日晚再参加另一个地方另一场孝歌演唱。我们当晚与田有群同时离开事主家,五六分钟车程回宾馆休息,次日再坐大巴去紫阳考察。

孝是自然,孝是人情。也许在中国人的心理世界中,占据支配地位的是人伦而非人权,也即梁漱溟认为的中国文化是“孝的文化”。如果说爱子女是本能,孝父母则属于文化,那么从古代的《孝经》到今天民间的《劝孝歌》,它们都以血缘亲情的重视与讴歌,建构着家庭伦理文化。面对“精华与糟粕杂糅”的孝行伦理,我想起了美国文化学家露丝•本尼迪克特的名言:“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假定,任何一种文化都已抓住了一种永恒的健全的精神,并会被作为人类问题的唯一结论而载入史册,甚至下一代就会认识得更好,我们唯一科学的方法是尽我们所能,把我们自己的文化作为无数文化中的多样结构中的一例加以思索。”虽然中国由古典的传统封建社会经历了现代性的转换,自由民主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,但是家庭孝亲情怀并不与封建社会一同沉没,因为无论怎样家依然是人们获得生命归属感的重要源泉,孝亲依然是我们的人性自然和文化情结。

3.了不起的刘光朗

太阳集团2138网站 1

刘光朗演唱镇巴渔鼓/图 黄亮凯

第一次见刘光朗,是2015年襄阳“第四届全国区域音乐学术研讨会”。在会上,77岁(1938年生)的刘光朗一边唱一边介绍镇巴民歌,他演唱的时候,我以为他是镇巴民歌的国家级传人,他讲解时,我以为他是学者。后来了解,刘老师早年毕业于西安师范学校,先在学校当老师,后调入镇巴剧团任创作和歌唱演员,再后来到县委宣传部至退休。

我们当天在镇巴第一次吃饭时,几位歌手唱了一首酒歌,非常好听,地方风味浓厚,当大家评价这首酒歌与内蒙《金杯》、云南酒歌相媲美时,歌手介绍这歌是刘光朗早年创作的。

下午对各位歌手录音之后,临时请刘老师能介绍一番镇巴民间音乐,他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,非常完整,分类清晰,总结简洁,有介绍必有现场演唱举例。有问有答,问那儿答那儿,完全一个镇巴民间音乐的活词典。一口气介绍了劳动号子、通山歌、号子山歌、小调、风俗歌、花鼓、曲艺音乐和小戏,考虑到刘老师年龄大、屋外天气冷,我们及时打断了刘老师,否则他还要介绍。

第二天最后一个摄录的项目是镇巴渔鼓,刘老师就是镇巴渔鼓省级传承人,去年他还给我寄了一大厚本他自己整理编写的《镇巴渔鼓》。

我们在镇巴是这次汉水流域考察七个市县停留时间最长的,也是所见民间音乐最丰富、摄品种最多的地方。两天里,78岁的刘老师不仅陪同、安排我们的所有行程,而且随时给我们解答任何有关镇巴民间艺术方面的疑问。也在这期间了解到,刘老师当年放弃在省城工作机会,就因为热爱镇巴民间音乐,这多年间,他跑遍了镇巴的千山万水,采集除唢呐之外的所有民间音乐品种,除已经出版的《镇巴渔鼓》之外,民歌、戏曲,都会在近期出版。

坚守自己的土地,守望自己的文化——这就是刘老师!

相关文章